Thursday, 14 August 2014

都患了媚俗病

(原發表於 2013 年 10 月 29 日,本人 facebook)


以前講政治,談不攏太不了就不歡而散,但現在有些人,你跟他講道
理,他會批評你高高在上,擺起知識份子的架子,漠視民眾的情緒,跟民意作對。還會厚著面皮地問︰「是民粹又如何?不民粹會有改變嗎?」

民粹主義邏輯的最恐怖的地方在於,究竟他們口中的「民意」指的是什麼,從來沒有一定標準。民意是要妖魔化所有大陸人和新移民嗎?究竟這是幾多成香港人的立場?有做過研究才大大聲充當民意代表嗎?所謂民意,說穿了,其實就是「我的意見就是民意」。所有民粹主義運動,都有一個撲朔迷離的「人民的意志」。法國大革命的雅各賓派如此,納粹主義運動如此,文化大革命也如此︰總有一個或幾個煽動家,抓住了一群極端主義者的心,這群極端主義者言行最出位,由於其他人不出聲或不敢出聲,他們就騎劫了民意。而有不同意見的人,就是「人民公敵」。

即使民意真的走向了瘋狂,一個會思考的人就一定要和應民意嗎?林肯沒有順應南方人的民意而堅持要解放黑奴,甘地以絕食抗議印度教和穆斯林民眾的互相殘殺,馬丁路德金也沒有要討好白人的意思。重大罪惡的來臨,往往是由於個人放棄了獨立的判斷,不加思索地追隨社群、組織和輿論的意見,被那些在政治上活躍的極端份子牽著鼻子走。更罪大惡極者,是那些見什麼言論燒得正旺,就紛紛走過去為「民意」說項的人。他們不用講邏輯,只要動不動就拿「民意」出來當護盾,就可以贏盡掌聲。掌聲,讓他們頭腦發熱,深信我即人民,人民即我。

都患了媚俗病。

面對現在香港的政治氛圍我還可以說什麼?有人叫我不要批評「民意」,應該好好瞭解民怨來源。但瞭解不等同妥協。民怨來源,我有好好去瞭解,本地孕婦投訴床位不足,本地學生投訴學額不足,本地媽媽投訴奶粉不足,這都是現實存在的問題,是需要政策去解決的,有很多解決辦法提了出來,我們可以仔細研究--但你說「反蝗蟲」就是唯一方法,批評你們反蝗蟲就是不識民間疾苦!?這種思維跳躍,我跟不上。

「說這麼多幹嗎?你們這些書生繼續靠講道理救港啦!」

對,只要信,不要問,一切反對我們的都是阻礙神聖的救贖計劃,我們拿著天堂的入埸券,你地等著下地獄。

你永遠也無法說服一群燒壞腦的救世主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